河南一釘子戶,聲稱就算給100億也不拆,專家:他家確實拆不得

「你這種人我見多了,不就是要錢麼!給你一個億怎麼樣?」

2007年河南鄭州東史馬村由于地理位置極佳,被房地產開發商看上了,因此開發商對此擬定了拆遷計劃。

可是,當其他的住戶都談好了 拆遷款,簽好了合同后,卻仍有一家 「釘子戶」始終不同意拆遷。

拆遷人員多次上門商討無果后, 以為老人是貪錢,便撂下了本文開頭的那句話。

任金嶺

誰知,老人聽完了這句話,氣得渾身直哆嗦: 「你別說給我一個億了,你就是給我100個億也不拆,因為這是文物!」

幾日后,專家上門鑒定完,一臉嚴肅地對開發商說道:「任金嶺老人說得對,這個房子拆不得!」

那麼,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任家老宅究竟是什麼來歷?任家老宅的最終歸宿是什麼?

接下來,我們先來了解一下這次拆遷事件。

拒絕拆遷不是因為貪錢

1958年任金嶺出生于河南鄭州東史馬村。

從小父親就告訴他: 你是任家的第七代傳人,任家曾是個大家族,雖然現在沒落了,但就算日子過得再苦, 自家的古宅絕對不能變賣。

任金嶺年輕時曾經在外打工賺錢,年紀大了,身體素質跟不上了,就留在家中種地。

他不貪圖榮華富貴,只想守著自家祖宅,平平安安地過著這一輩子。

任金嶺祖宅

可是,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為了建設城市, 全國各地迎來了拆遷熱潮,任金嶺所住的地方便是其中之一。

「這次拆遷,我們拿到了拆遷款,能換上一個大房子,以后可以上城里過好日子了。」

2007年的一天,周圍的村民在議論紛紛,都為東史馬村這片土地能被開發商看上而感到高興。

任金嶺卻有些為難地嘆了一口氣,關上了自家大門。

過了幾天,任金嶺正坐在自家門口的台階上納涼,卻又來了一個不速之客。

「老爺子,你到底想沒想好啊?總不能因為你一家而耽誤了我們整個工程的進展吧?」

來人是個西裝革履的年輕人,已經來找過任金嶺很多次了。

任金嶺仍舊是搖了搖頭,干脆利落地吐出兩個字: 「不拆!」

任金嶺祖宅

其實,任金嶺的心中并不好過,這些日子以來,老是有人在自己背后指指點點,說自己是釘子戶。

可是,自己只是守護老祖宗留下來的東西,有錯嗎?

「不行,老爺子,你這次必須給我個說法,我也好向老板交代啊?」

想起上次自己提出了一個億的拆遷款補償,卻仍是被老人給拒絕的尷尬,年輕人為難地撓了撓頭。

「因為我家的古宅是文物,有著200多年的歷史傳承。」

任金嶺認真地說道。

「真的假的?那我們來找專家看看?」

年輕人半信半疑地打量著老人背后的古宅,這里充滿了古色古香的氣息,大門上還掛了一個寫著「輔翼國政」的牌匾,看上去倒是挺像那麼回事的。

鄭州市文物局的專家很快就到達了任家老宅。

任金嶺祖宅

專家一走進大門,便被門上的「輔翼國政」牌匾吸引住了。

深吸了一口氣,專家又仔細觀察著門窗上復雜的雕花,用手小心翼翼地撫摸著 「石麒麟」,眼中逐漸露出了驚喜的光芒。

經過考證,專家確認: 這座南北44.5米,東西22.5米的任家古宅,是清代的建筑。

里面的雕花和彩畫, 都具有極高的藝術欣賞價值和研究價值,任家古宅在研究清代中晚期中原地區的建筑風格方面有重要作用。

因此, 這的確是文物,拆不得。

得到了專家的書面鑒定結果,開發商再也不敢來找老人商量拆遷事宜了,畢竟故意損壞文物可是違法行為。

那麼, 這個古宅究竟是什麼來頭?

任金嶺祖宅

守候古宅,任重道遠

1775年,正值清朝時期,任家的祖先 任德潤擔任布政司布政使一職, 官拜二品,非常風光。

從此,任德潤便開始拿出自己的一部分俸祿對自家的老宅進行擴建。

1838年,經過了任家四代人日積月累的修建, 占地30多畝的七進大院就建成了。

這個宅子的規模在當地算得上是很有身份地位的官府門第了,任家迎來禮往中也不乏達官貴人。

后來,隨著清王朝的衰敗、世事變遷,任家也不再像以前那般風光了。

但是,不管生活質量如何,任家人仍舊是沒有變賣自己的祖宅,相反,每代人都對自家的祖宅修修補補,基本保持著祖宅原本的風貌。

任金嶺祖宅

任家先人為了教導后代,曾經在屋脊的橫梁處,命人雕刻上 「詩禮傳家」、「布德施恩」的家訓,嚴令后人背誦。

任家人也一直遵循祖訓,樂善好施、對街坊鄰居以禮相待。

在抗日戰爭中,看著村民因為戰亂而流離失所,善良的任金嶺父親將自家古宅的一部分分給了 村民居住,僅僅為自家留下了2進院。

這些年,任金嶺打工所賺的錢,除了用于維持家里的日常開銷,都用于修補任家大院了。

由于請不起專門的古建工人,任金嶺平日里也學些木工的技術,經常爬上爬下,將自家大院破損的地方修修補補。

2009年,任金嶺所居住的「任家大院」正式被列為了鄭州市市級文物保護單位。

雖然開發商改變了規劃路線,不再覬覦任家大院,但是老人的生活卻未因此而平靜。

任金嶺

因為周圍的房屋都被開發商拆了,打算施工重建,一段時間后,工地上漸漸來了一批工人,每日忙得熱火朝天。

周圍的施工嚴重影響了任金嶺的正常生活,比如, 停水斷電、噪音問題。

作為一個習慣了現代生活的人,突然因為施工而沒有辦法用電做飯照明,沒有潔凈的自來水可用,這可真是一件麻煩事。

「爸爸,去我那里住吧,你呆在這里我不放心。」

女兒看著在這里生活極為不方便的老人,擔憂地勸道。

任金嶺的女兒在鎮上開了家面包店,也有了新房子,想要老人跟著自己過去居住。

可是,任金嶺卻搖了搖頭,拒絕了女兒的這個提議。

任金嶺表示,自己一定要守在這里, 以防老宅里的古董被人給拿走了。

任金嶺和家人

女兒明白老人的心思,這附近的工人誤以為老人是釘子戶,因此對老人有偏見,經常來家里拿走個一磚一瓦的,來捉弄老人。

當然,任金嶺也不是個軟柿子,要是誰敢順走屋子里的東西,老人就拿著當地文物局給發的證明文書,告訴這些人, 這種行為是違法的

通常這種時候,農民工就將順手牽走的磚瓦還了回去。

任金嶺是個勤快的人,很快就在家里挖了一口水井,解決了自己的生活用水問題。

關于做飯,他也采用了原始的燒木頭、煤炭等方式,用大鐵鍋來做飯,吃得香噴噴的。

面對墻外刺耳的施工噪音,老人不得不改變作息習慣來配合施工,并且將自己的耳朵里塞上棉花。

圖源網絡

有時候周圍的工人口渴了,來老人這里討口水喝,老人也不會計較曾經的恩怨,熱情地給工人舀水。

漸漸地,周圍的工人也和老人熟絡了起來,工地休息的時候,就來找任金嶺嘮嗑。

任金嶺也終于在周圍的鄰居搬走之后,再一次有了閑聊的對象。

后來,老人拒絕高額拆遷費這事傳到了記者耳中。

有記者來采訪老人對當時拆遷一事的看法時,老人表示,自己當時怒懟拆遷人員,也是一時氣急了。

任金嶺只是希望拆遷人員能夠知難而退, 不要將目光盯在自家祖宅上。

又過了一段時間,施工隊已經竣工了,這些農民工都離開了。

水電正常供應,噪音也消失了,任金嶺的生活終于恢復了正常。

任金嶺祖宅

但是,隨著任金嶺的年紀一天天變大,單憑老人自己的努力來修繕老宅有些力不從心。

兒子正在忙著自己的事業發展,女兒的存款也不多,還要維持著家里人的開銷, 沒有余額來雇人維護老宅。

而且,任金嶺也想讓更多的人了解自家老宅的歷史, 不希望傳承著200多年歷史文明的古宅漸漸地被世人遺忘。

因此,任金嶺向政府提出了申請,希望政府能夠出錢幫助修繕老宅,也希望能將自家老宅變成博物館,供人免費參觀。

開放免費博物館,傳承文化

2015年7月,河南考古研究所、姓氏文化研究會等多個部門派出多人來到鄭州東史馬村對任家大院進行考察。

任金嶺非常熱情地接待了他們,并且積極地為他們講解自己家的歷史。

任金嶺祖宅

專家在調研的過程中,也在任家古宅的保護方面,給了任金嶺指導性的建議。

河南姓氏文化研究會任子厚會長認為,保護任家大院,在研究任姓文化的歷史和發展脈絡方面具有重要作用,應該加強修繕和保護工作。

2017年,任金嶺的申請獲得了政府的審批,任家古宅也變成了河南省鄭州市天祥博物館,其中「天祥」兩個字,是根據東史馬村曾經的名字「天祥寨」而取得。

任金嶺將老宅的前院設成了博物館,后院作為自己和老婆平日生活的地方。

本來在那時候,老人的兒子和女兒在鎮上都有了比較好的發展,看著任家老宅冬天很冷,夏季又很炎熱,設備簡陋,實在不是一個舒適的住處,想要把任金嶺接過去。

可是,任金嶺卻倔強地要留在這里,他說自己要守護老宅一輩子,哪里也不去。

任金嶺和他的祖宅

任金嶺擔任博物館的館長,一有空閑就打掃博物館內的衛生,還在博物館內放置了免費的熱水。

博物館中經常有遠道而來的游客參觀游覽,附近的學校也經常組織學生來這里參觀。

因為任家大院曾經也蓋過學校,所以有一處房屋內有很多八仙桌等古典木質家具。

老人還想利用這個便利, 將屋子設為「私塾」,讓學生能夠對古代文化擁有更深刻、更具體的體驗感。

「這是清朝的八蟒五爪袍,你看,上面繡有八條蟒蛇,在當時蟒蛇和蟒爪的數量都根據官職的大小,具有不同的規格......」

「這個寫著「輔翼國政」的黑底金字牌匾,乃清代的道光皇帝所御賜之物,只不過原來的那塊牌匾已經失傳了,這是后來復刻的。」

任金嶺祖宅

看見大家好奇和專注的目光,任金嶺心中美滋滋地,經常精神抖擻地給客人講解自家博物館中的珍品。

游客也不難從這恢弘氣勢的大院中,想象出任家當年子孫滿堂、門庭若市的熱鬧場面。

這座建于清朝乾隆年間的古宅,藏于現代的高樓林立之中,一時可能很難被游客發現。

但是這座博物館在當地有很高的知名度,附近的居民都稱之為「大門樓」。

博物館和河南工業大學東門僅僅相距200米,從東門可以很方便地找到博物館。

博物館的作息時間很規律,每周周一閉館,用于檢查設備和打掃衛生。

通常在 周二到周天,上午從9點到11點,下午從3點到5點這段時間內對游客免費開放。

任金嶺祖宅

但是因為博物館的人手有限, 只有任金嶺夫妻二人在這里看守,所以為了保護館內設施,遇到雷雨天氣博物館也不會對外開放。

任家老宅中有48個房間,占地4畝,算上大門外的空地上那20多個拴馬樁,博物館占地總面積大約10畝左右。

游客看著博物館內青蔥翠綠、青磚綠瓦、古色古香,不禁感慨:「這座博物館讓我感受到了古人的智慧,體驗到了現代都市所難以享受到的文化氣息。」

這座博物館展廳中含有包括 清朝的瓷器、衣服和飾品等上千件文物,都是任家經過一代代積累傳承下來的。

當然了,其中最珍貴的,要數任家的家風了。

任金嶺不為利益所惑, 在一億元的巨款面前,仍然能夠堅持祖訓,不愿意將老宅賣掉,這種堅持非常令人敬佩。

但是在任金嶺的背后,還始終站著支持著他的家人。

任金嶺的妻子,愿意尊重老人的決定,后來還和老人一起擔任博物館的講解員。

老人的兒子和女兒,也不愿意利用祖宅,去換那一億元錢,他們認為,應該守護住祖宗的基業。

老人的兒子任原野說: 「人有多少錢才算是多呢?一切都要靠自己的雙手去奮斗。」

老人的女兒任瑩也憑借著自己的努力,開了十幾家面包店,用行動支持著父親的信仰。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