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霸氣釘子戶,曾揚言給88億也不拆,專家到場后:萬萬拆不得

隨著城市化進程的不斷推進,拆遷成為了許多人發家致富的重要途徑。許多原本并不富裕的家庭,通過拆遷拿到拆遷款之后,過上了富足的生活。在河南鄭州卻有這樣一位老人,死守著家中的老宅,面對著開發商提供的88億拆遷款,依然無動于衷。這個房子到底有著怎樣的來頭?面對如此巨額的拆遷款,老人為何不為所動呢?

任家古宅

城市發展迅猛,老宅不得不拆

改革開放以后,各地都開始進行城市化進程,一座座高樓大廈拔地而起,成為了每個城市獨特的名片。在建設這些高樓之前,政府肯定要先拆遷。原本的土地上基本上都是小村莊或者是破舊的房子。這些建筑歷經滄桑,見證了一個城市的崛起,但隨著城市的發展,這些老房子反倒成為了阻礙。

試想在一眾的高樓大廈之中,存在著一棟破舊的老屋,怎麼看都是影響市容市貌的存在。這些不愿意拆遷的老住戶們被人稱為釘子戶,其中的大多數人為了拿到更多的拆遷款,選擇繼續堅持。當然事情總有例外,也不是所有人都因為錢而成為釘子戶。

任家古宅

在河南就有這樣一座老宅子的主人,在開發商開出高達88億的拆遷款后,依然不為所動,堅決不同意拆除自家的老宅子。而老宅不拆,一方面影響了城市的規劃,另一方面許多人都認為在城區中屹立著這樣一座老宅并不美觀。不拆除老房子,就一定意味著周邊無法進行改造嗎?其實也有例外。深圳華潤萬象的高樓大廈對面,就有一座老式祠堂,它是一家人祖祖輩輩生活在此的印記,是血脈的傳承。盡管地處市中心,與一開始的城市規劃不符,但這座祠堂還是被保留了下來。

這座建筑帶著濃厚的廣州特色,傳承至今已有600多年的歷史,歷經滄桑,曾經甚至遭受過日軍的洗劫。這座坐北朝南的建筑,在祖祖輩輩的盡心盡力下保存了下來。城市規劃過程中曾經也想將此處拆除,但這家人強烈反對,無論如何都堅決不同意。家中并不缺錢,在他們看來,錢財乃是身外之物,但這祠堂代表著血脈傳承,比金錢貴重許多。

如今尋常的祭祀祭祖,以及一些古老的儀典都會在此舉行,日常也有人會在此休閑娛樂,充滿著生活氣息。這座被保留下來的古老祠堂,已經與高速發展的城市融為一體,互相襯托,形成了獨特的風景。而在河南的這位任老先生,也是出于同樣的原因,在面對開發商給出的巨額賠款之后,堅決不同意拆除。

老宅地理位置極好,開發商開出88億

任金嶺老先生的老宅位于河南鄭州東史馬村,正好地處河南鄭州高新區的規劃之中,其地理位置十分優渥。這座老宅東臨牡丹街,西臨河南工業大學,南臨蓮花街,北靠高速公路,讓所有開發商心動不已。若在此地建造起高樓大廈,將會帶來無限的商機。

所有高樓大廈寫字樓的選址都是有考究的,往往會選擇交通方便且周邊設施完善的地方,這樣就能保證建成之后,能迅速形成商圈,從而帶動商業的發展。而在這種地方,哪怕是租下一個小店,做點小生意,都會帶來源源不斷的財富。開發商也正是看中了這塊地皮無限的商機,才會想要拿下這塊地方。可是任老先生不同意,那開發商也實在沒有辦法。

被巨大的商業利益牽引,開發商們向任老先生開出的價格逐漸攀升,起初是1億元,后來直接飆升到了88億元。只要任老先生同意拆遷,這筆巨款將會立即打到任老先生的賬戶上。88億的數目,可以說是永遠都花不完的財富,能夠擁有這樣一筆財富,是無數人的夢想。有這樣一筆數目,可以在任何地方買到任何想要的房子,但這筆巨款卻在任老這里行不通,無論開發商給出多少價錢,他都不同意,這到底是為什麼呢?這座老宅到底有何特殊之處呢?

古宅磚雕

老宅傳承至今,歷史價值豐富

對于任金嶺而言,財富這東西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況且這座宅子對于他而言,不是輕易能用金錢來衡量的,但城市化是必然的發展趨勢,這棟老宅若是不拆,也確實是影響了這周邊地區的改造與發展。面對著前來拜訪的開發商,任老實在是有些慌張,他是這座古宅的第七代傳人,這祖祖輩輩流傳下來的老宅子,若是真的被拆,斷送在他手里,將來百年之后,他也屬實沒有顏面去見列祖列宗。

無奈之下,任老先生聽從家人的建議,向文物局求助,隨著相關歷史學家踏進老舊的宅院,一切都開始發生了轉變。這座位于村子正中央的老宅子,占地面積有1978平方公尺。在臨近大門之時,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大門之上黑色與金色交相輝映的牌匾。雖然經過了歲月的風霜洗禮,牌匾上也蒙上了一些灰塵,但一眼望去,還是能看出牌匾的不凡。上書「輔翼國政」四字,彰顯了老宅曾經主人的身份尊崇。

古宅大門牌匾

「輔翼國政」出處于《禮記》,指的是輔佐處理國家的政事,能夠當得起這種說法的人,在古代肯定是個大官。據了解,這座老宅建造于清朝乾隆年間,距今已有233年的歷史,是當年富商任君選吩咐建造的。在任君選去世之后,任家子孫的仕途坦蕩,繼承這一宅子的任德潤,隨著宅子的順利落成,也官至二品,獲道光皇帝欽賜的「輔翼國政」牌匾,懸掛于大門之上。

再往里走,第二道門上又掛著「望重干城」,與大門上的牌匾,一文一武,相輔相成。而在第二道門的門檐上,還雕刻著「皇恩浩蕩門閣深」七個大字,凡此種種,皆為不凡,彰顯了任家先祖的高官顯赫。

望重干城 牌匾

在文物局的相關工作人員考察過后,立即向上級說明情況,并且說明這座宅子所富有的歷史意義,并且強調這一宅院絕對不能拆除。對于任金嶺來說,這座宅子是他自幼生活的地方,若不是歷史學家前來,他也根本沒有將自己的宅子當作是什麼歷史遺跡。既然宅子極具歷史意義,那顯然開發商想要拆除這座宅子的意愿就落空了,對于任金嶺而言,能夠保留下自家的宅子就夠了。

任家大院被改造,成為歷史博物館

2017年,任家大院改為鄭州關祥博物館,憑借其極具特色的清朝建筑風格與古色古香的木質結構,任家大院成為了一大旅游景點。任家一直以來將這座宅子保存得十分完好,房檐上的雕欄構造依舊十分精美,仍能看出曾經的顯赫,也讓人贊嘆古人的制造工藝。雖說地處市井,但因為曾經被開發商開出天價這一事件被廣泛傳播,反而帶動了許多游客想來見識一下這座古宅。

古宅內景

這座隱匿于此的宅子對公眾免費開放,前來游覽的游客帶動了周邊旅游業的發展。人們走進這座老宅,不僅感受到了古色古香的建筑文化,更是了解到了一段過往的歷史。任老先生面對重金仍堅守老宅的感人故事,也給這座宅子賦予了別樣的價值意義。

任金嶺年過半百,不貪圖享樂,不被金錢所誘惑,面對著巨額的財富,仍巋然不動。這是因為在他心里,比起財富,更重要的是家族的傳承。家族這一概念,在華夏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賦予了其他國家沒有的意義。不看重錢,卻看重家人,這不僅僅是血脈的傳承,更是中華兒女凝聚力的根本來源。

任金嶺

家鄉老宅蘊含感情,是中國人心中的根

老舊的宅子承托起了任家的血脈傳承,它雖古老,但這卻是這一家人永遠不可能忘記的符號。對于家族而言,傳承才是更重要的。厚厚的族譜,家中的老宅,血脈的傳承不僅僅體現在這些外在事物之上,更是體現在每個華夏兒女的心里。遠在他鄉的游子,之所以難忘家鄉,不過是因為那是血脈之中特有的符號。任家費盡心力保護好這一方宅院也是我國獨有的宗族文化的體現。

我們常說,人走到哪里,都不能忘記自己的根。無論是供奉著祖先牌位的祠堂,還是歷經風霜的老宅,曾經一定發生過許多有趣的故事,歷史的厚重感,并不來源于這些故事有多麼曲折離奇,反而是因為那些平淡的日積月累,才成就了這些寄托著傳承的文化符號,給人一種難以忽視的歷史厚重感。

任家 耕讀 傳家的祖訓

任金嶺不愿意自家的傳承斷在他這一代,這并不是什麼封建思想,而是真正的宗族傳承。人是群居動物。古人看重家族的興衰,不惜放棄個人的利益。面對誘惑,保持本心,心懷對祖先的敬重,不忍毀壞祖先曾經留下來的傳承,這是中國獨有的宗族文化,也是外國人理解不了的感情。

一座宅院寄托了多輩人的堅守,如今它所承載的文化價值反哺于社會,不僅彰顯了其獨到的歷史文化價值,更是作為一張城市旅游的名片,帶動了當地的經濟發展。比起拆遷,古宅以這樣的形式繼續呈現在世人面前,才是發揮了它最大的歷史價值。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