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著名遇難者「綠靴子」,20多年無人敢安葬,這是為何?

青藏高原,又被稱為「第三極」,是繼南極和北極地區之外另一個惡劣的環境。而珠穆朗瑪峰,又是青藏高原的明珠,高達8848.86米讓它被稱為 「地球之巔」,沒有什麼比它更接近天空,也沒有什麼比它更接近死亡。

站在珠穆朗瑪峰的山巔,是每一位登山愛好者的夢想,但每一個人都不敢輕視珠穆朗瑪峰的危險。

珠穆朗瑪峰山巔處氣溫極低, 低至零下40℃以下,這里的含氧量也極低,只有平原地區的一半左右,并且山體陡峭,稍有不慎便會墜落萬丈深淵。

如此惡劣的環境,也催生了一批批想要征服珠穆朗瑪峰的人,尤其是近些年商業攀登珠峰興起后,每年都會有人來此挑戰珠峰,但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活著回來。

有些人不幸長眠在珠峰之中,甚至成為了后人的路標,而這其中又以3具遺骸最為出名,它們有的人已經長眠在珠峰20多年,但卻無人敢安葬他們。

綠靴子

每一位攀登珠穆朗瑪峰的人,都會看到一具遺骸「綠靴子」,20多年來,他像是一個地標一樣,指引著人們攀登珠峰的路,目送著一批批勇士下山,但自己卻永遠也回不到家鄉。

綠靴子的真實身份其實并沒有確定,但可能性最大的是一名印度人,名叫 澤旺·帕爾喬,他在1996年時攀登珠峰遇難,據說他登山時就穿著一雙綠靴子。

綠靴子所在的位置位于8500米的一個山洞中,因為距離山頂只有一步之遙,且是攀登山頂的必經之路,所以他的遺骸也像是地標一樣,告訴人們距離山頂不遠了。

盡管已經離世多年,但因為山頂極低的氣溫,讓他的遺骸得以保全。并且他所在的空間剛好是一個小型洞穴內, 洞穴幫助他遮蔽暴風雪,沒有讓他被大雪掩埋,也沒有讓他被大風撕破衣服,如果不知道他已經離世的人,可能還會誤以為他正在休息。

澤旺·帕爾喬還有一位哥哥在世,但哥哥表示自己一家非常貧窮,根本沒有條件支付昂貴的運輸遺骸費用,只能任由弟弟在珠峰上長眠。

休息者

如果說 綠靴子的存在提醒著攀登珠峰的危險性,那麼 休息者的存在則揭示了在極端環境下的人性,他的離世也引發了巨大的沖突和爭議。

休息者名叫戴維·夏普,當時是一位34歲的英國工程師,擁有多年登山經驗,曾經先后兩次攀登珠峰,但都沒有成功。

2006年,他決定再一次攀登珠峰,事實上這一次的他已經成功登頂,但事故發生在下山途中。

不知道是太過于自負,還是為了減輕負重重量,戴維·夏普在攀登珠峰時,只攜帶了2個4升氧氣瓶,而正常情況下應該攜帶 5個同等規格的氧氣瓶

因為攜帶的氧氣瓶數量不夠,在距離峰頂300米左右的位置,他遭遇缺氧危機,但不幸的是無人伸出援手。

據統計,當天附近至少有150名登山者,其中 有40人從奄奄一息的他身邊經過,但并沒有人伸出援手,可以說他是在眾目睽睽之下慢慢走向死亡。

當然了,事后這些攀登者表示,在海拔8000米的環境下,僅僅是自保已經費盡全力,救人意味著自己也將陷入生命危險。

但和這群攀登者表現得截然不同的是,早在2003年,中國攀登者劉福勇在珠峰8300米的位置上,距離登頂只有一步之遙的最后沖刺上,毅然決然的放棄了登頂機會,只為了救援素昧平生,在攀登珠峰時摔斷腿的英國登山者。

事后劉福勇表示 :「登山過程中放棄登頂,救援攀登者是國際慣例」。

戴維·夏普的死亡也引發了登山愛好者集體譴責和憤怒,表示為了能迅速登頂而見死不救,是登山者的道德水準下降的表現。

只是不管事后如何譴責,戴維·夏普永遠地留在了珠峰上,以「休息者」的姿態看著身邊的攀登者們來來往往。

睡美人

睡美人的故事是一個愛情故事,也是一個悲劇的愛情故事。

1998年,國外一對弗蘭西斯和丈夫謝爾蓋一起攀登珠峰,在攀登珠峰之前,兩人都已經是世界級攀巖者,名氣享譽世界。

不過兩人在攀登珠峰時,為了加大難度, 挑戰不攜帶氧氣瓶攀登珠峰,而弗蘭西斯也是世界上第一個不攜帶氧氣瓶攀登珠峰的美國女性。

當年,她和丈夫一起成功登頂,但是在下山時卻遭遇嚴重的缺氧危機,丈夫謝爾蓋為了救她,決定獨自下山尋找救援。

另一方面,弗蘭西斯的遭遇得到了兩個登山者的幫助,但他們只是在嚴寒中陪了她一小時,后來為了自保而下山,弗蘭西斯最終沒有等來救援而死亡。

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因缺氧和疲憊、凍傷滯留在山頂時,丈夫為了盡快求援,而滑下山坡,夫婦倆都沒能活著下山。

弗蘭西斯遇難之后,遺骸永遠地留在了珠峰之上,后來有人經過她的遺骸附近,不愿意讓她以如此容貌面對世人,于是用美國國旗將她裹好,并將她送到了丈夫謝爾蓋所在的地方,這對夫妻以這種方式團圓了。

因為弗朗西斯的遺骸像是永久睡著了,所以后人將其稱之為「睡美人」。

為何不降遺骸帶回山下?

對于家屬來說,親人遇難已經是悲痛的事情了,而任由他們的遺骸長眠在珠峰之上又是一種不幸,很多家屬都想要將自己親屬的遺骸帶回山下安葬。

對于周圍居民來說,珠峰的冰雪融水是季節性河流的補充水分,過去珠峰上的水非常干凈,可以直接飲用。但現如今多達300多具遺體留在了珠峰之上,等到天氣稍微變暖時,微生物就會開始滋生,導致河流被污染。

所以,將遺骸帶回山下不僅僅只是家屬們的想法,也是很多當地人想做的事情。

然而,停留在珠峰上的遺骸最長的已經有20多年,卻難以帶回山下。

這是因為,珠峰環境實在是太惡劣了,惡劣到僅僅是攀登到8000米以上的高度,就需要付出生命代價,在高山上自保尚且困難,更不要說將一具遺骸帶回山下。

另一方面,遺骸留在這里之后,冰雪會將他們的身體凍成一個冰坨坨,與周圍冰雪連在一起,想要將其帶回,必須要用鑿子將冰雪鑿開,就像是從一塊堅硬的冰塊中鑿出遇難者的遺骸,而這一過程非常費力,即便是訓練有素的登山者也難以鑿開堅冰,將其帶離珠峰。

還有,有償轉移遺骸的費用非常高,許多遇難者的親屬無法支付高昂的費用,導致遇難者的遺骸只能永遠留在了珠峰上。

用戶評論